纪念第104个国际护士节 寻找申城病人心中的好护士

Orient.com记者宋国范5月11日报道,今年5月12日是第104个国际护士日。 在华山、中山等医院的门诊、急诊科和病房护理的一线访谈中,许多护士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关心病人,无私奉献,帮助病人尽快康复。他们在病人心中被誉为好护士。

一切减轻病人痛苦

王赢是华山医院泌尿科的护士。 作为泌尿科护士,伤口、造口和失禁的护理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有时不得不面对溃烂、脓血甚至恶臭的伤口,这使许多年轻护士望而生畏。

临床上,阴囊佩吉斯特病是男性阴囊皮肤恶性肿瘤,患者术后换药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在一名患者中,术后两周,伤口表面的皮瓣仍然变黑并伴有低烧。首席外科医生邀请王赢和他商量。

病人的被褥被揭开后,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甚至陪伴病人的家人也忍不住紧皱眉头。然而,王赢并不在乎。她仔细看了看,发现了一些辅助材料。她轻轻地按压伤口。经过仔细的调查,她发现缝合线渗出了少量液体。王赢断定她知道伤口深处有问题。 然而,当病人和他的家人听说坏死的皮瓣只能在缝线从伤口移除后才能修剪时,他们都非常担心。 王赢耐心、真诚、不知疲倦地向患者及其家人解释和沟通。 受王赢真实感受的影响,病人表示愿意试一试。 王赢移除了病人伤口的原始缝线,并移除了变黑的皮瓣和腐烂的肉。事实上,人们发现在表面正常的表皮下有将近3厘米的深度。如果不加以处理,后果将不堪设想。 尽管伤口愈合的时间比以前长,但在王赢的精心护理下,焦虑和几乎绝望的病人终于长出了新鲜红润的新肉芽。 病人康复了,病人和他的家人满怀感情和感激地出院了。

2014年,一名男性患者因膀胱占位而入院。 这个病人患有高度截瘫,这是30年前从高处摔下来造成的。他的左侧坐骨上有一大片绿色的2期压疮,两年没有愈合。他去了市里的各种医院,没有看到好转。此外,他身体残疾,逐渐失去了生存的勇气。 根据她的专业判断,王赢认为病人的绿色压疮不是由她家人声称的绿色软膏沉积引起的。她坚持培养伤口渗出物,发现有铜绿假单胞菌+白色念珠菌感染 她带领护理团队采用最新的换药方法,配合专业换药方法为患者换药,并向家属详细讲解了换药注意事项和家用护理器具的消毒方法。 不仅如此,她鼓励病人每天树立信心,永不放弃。出院时,患者压疮表面的绿色坏死组织大多脱落,呈现新鲜肉芽组织。经过二月份的随访和挨家挨户的指导,压疮已经完全愈合,最后病人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家人亲自制作了一幅布画《甜梦》并赠送给对方。

记者了解到,2009年完成本科护理学习并被提升为护士长的王赢,看到病房里每天都有病人因为造口问题而感到自卑、沮丧,甚至丧失了生存的勇气,所以她决定把减轻他们的痛苦作为自己的使命。因此,她把目光转向了国际伤口造口失禁治疗师 经过学习和刻苦学习,王赢终于获得了耳鼻喉科证书,成为上海为数不多的具有国际造口术伤口失禁治疗师资格的护士之一。

真情服务患者

宣飞燕是徐汇区大华医院闫飞输液护理组的护士长。她从事护理工作已经23年了。她用普通的语言崇高地写作,用爱成就了自己。她在输液室的“一亩三地”用智慧和汗水生动地展示了南丁格尔的“人性、博爱和奉献”精神。

23年来,宣闫飞一直从事临床护理工作。她不仅发展了一针见血的能力,而且基本上实现了无痛注射。在她看来,一根小针有一个“大学问题”:老年人的血管脆弱,皮肤薄,所以在进针时记得要浅而慢。年轻人血管粗,血管硬,所以在打针时要小心:打针前要把皮肤从远端卷到近端,打针要准确、浅,打针后要适当拍打皮肤。

2006年,宣闫飞在被任命为输液室护士长时制定了一个“奇怪的规则”:新来的人不应该在第一次注射时就注射到病人体内。 2010年秋天,宣闫飞因过度劳累病倒了。她给从未去过医院给自己注射的实习护士取名。 第一根针找不到血管,第二根针钻到皮肤下面.第三针成功了。 在她的言行、严格的管理和要求下,输液室的护士给病人注射针头,90%以上的护士不用注射“第二针”就能一针见血

特别令人惊奇的是,我们看到输液护理小组配备了手套、脚凳、毯子、雨伞、头皮固定带和其他必需品 宣闫飞说,因为这些都是病人所需要的,所以由小毛巾制成的手套在病人戴上时非常柔软和温暖。特制爱心脚凳减轻病人下肢肿胀的疼痛。用毯子盖住,然后害怕空的冷空气;各种糖果都是为低血糖患者准备的.

“想病人想什么,担心病人焦虑什么,通过同理心,体谅病人的痛苦”,这是宣闫飞经常提醒护士的 在她的倡导下,宣飞燕护理团队还在全市护理线上创新推出了“静脉点滴”服务的“五种心理方法”,即静脉点滴“清心”、静脉点滴“护理”、静脉点滴“心”、静脉点滴“无忧”和“渴望进步”,受到了患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病人心中的好护士

张付斌是中山医院急诊科的护士。 自1999年从护理学校毕业并参加工作以来,张复夫妇一直在中山医院急诊室战斗,先后参加了2万多次各类紧急救援。

当人们听到“护士”时,总会想到“虚弱”这个词 然而,在急诊室里,每一分钟都是与“死亡”和“疾病”进行决定性斗争的时候,更经常看到他们自我鼓励和决心的场景。 对张福的妻子来说,为了救病人,他们错过了饭,用热水吃。忙于预检和分诊,没有时间去厕所;频繁弯腰输液和护腰工作;每天八小时的往返检查导致腿部静脉曲张。所有这一切都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人们看到一个1.5米高的虚弱护士推着一个体重近200公斤的大病人,跑来跑去陪病人去医院。

急救是医疗救援工作的核心之一。 张复的妻子们有一句座右铭:“如果你不尽力拯救生命,那是因为你的心离病人不够近。” 一天下午,一名离急诊室不远的40岁患者在去看医生的路上突然晕倒。这时,下班路过这里的张复听到了声音,并在现场断定可能是心肌梗塞导致昏厥。 结果,她直接跪下来给病人施行心肺复苏术,并要求旁观者帮忙赶到中山医院急诊室给同事打电话。当病人被抬进急诊室时,她发现病人的颈动脉和股动脉没有跳动,听诊器听不到心前区的心跳,生命迹象逐渐消失。最初的诊断是心脏骤停。 紧急救援开始了,包括气管插管、呼吸机和胸部按压.

面对病人的危急情况,已经下班的张复的妻子此时没有离开。她仍然很努力,和她的同事一起参加了救援。她想用她的心跳来驱动病人的心跳,把这种年轻的生命从生死线上拉回来 “再跳一次!心率是每分钟80英寸,经过大约30分钟的急救,伴随着稳定的哔哔声,病人终于恢复了心率。 面对家人的感激之情,她只是报以“急救绿色”的特殊微笑

2010年的一天,中山急诊室一如既往的忙碌。突然,120预测电话突然想起附近发生了一起公共汽车事故,大约15名受伤人员被带了进来。 张复的妻子们正准备下班,得知这个消息后,她立即回到急诊室,在领导的指挥下迅速启动应急计划流程,做好所有的工作 救护车呼啸而过.分诊和分类、治疗场所的安排、心电图监测、静脉通路的开放、各种检查的改进,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突然,张复的妻子们接到他家人的电话,说他的儿子发高烧,住进了医院。他被诊断患有支气管肺炎。 在电话的另一端,她的家人需要她赶快回家,但是在电话的另一端,她面对着面前的病人。 虽然张复太太心里很担心这个孩子,但重症监护室目前需要自己,她只是对家人说,“别担心,孩子会好起来的,我做完后会去看孩子的。” ”然后,她仍然致力于紧张的紧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