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封针疗法” 要以可证实的疗效为基础

?

医生有可能通过拿着一个装满液体药物的注射器,将几根针注射到婴儿的头部和四肢等特定穴位来治疗脑瘫儿童吗?近日,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开始关注脑瘫患儿采用的“针刺封闭疗法”。河南省卫生委员会回应称,“封针疗法”在当地早已存在,并要求相关医院进行调查。

相应地,医学界认识到脑瘫是不可治愈的。脑性瘫痪有不同的治疗方法,但每种治疗方法只能解决部分问题,不能在一场战斗中完成全部工作。如果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真的战胜了脑瘫,这难道不是医学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吗?为什么它没有在医学领域获得更广泛的认可?

现代医学对判断某一种治疗方法是否有效以及是否能完全治愈疾病有严格而具体的标准。例如,在足够数量的样本中,进行了对照研究。从现有资料来看,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声称治愈脑性瘫痪,缺乏可靠的量化指标。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副院长兼儿童康复部主任朱德纳承认,该设计的样本量不够大,“循证医学证据不是很高。”

尽管仍然无法断定“针刺封闭疗法”对脑瘫儿童完全无效,但相关方可能会夸大其词。经证明对一种疾病有明显疗效的,治疗对象必须首先诊断为该疾病,而在郑大第三附属医院公布的病例中,一些所谓治愈的患者实际上并未患有脑瘫。这不仅有误诊的嫌疑,也是脑性瘫痪的典型病例。

那么,既然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封针疗法”缺乏充分的验证,为什么这么多病人相信了,又一个接一个地去治疗呢?

希望是一把双刃剑。它不仅给病人带来积极治疗的信心,还可能鼓励盲目的医疗。对于现有医疗技术无法治愈的疾病,患者及其家人总是抱着“相信自己所拥有的”的心态,尽力寻找似是而非的“偏方”和“秘籍”。许多疑难杂症的自我创造疗法之所以有巨大的市场,是因为它们抓住了病人不放弃任何“救命稻草”的心理。一些未经证实的“治愈”病例也迅速传播,吸引了更多患者的注意力。

正规医院的认可也是“封针疗法”赢得一些患者信任的原因。如果这发生在骗子身上,许多人会一笑置之,声称有许多医疗骗局可以治愈脑瘫。然而,由于“针堵疗法”已在大型公立医院实施,并已在临床上应用了近30年,许多患者对此深信不疑。

此外,从舆论曝光的事实来看,郑大第三附属医院“封针疗法”的宣传力度可能过大。对于医学来说,疾病越困难和复杂,他们就应该采取越谨慎和科学的态度。例如,在现代医学条件下,感染艾滋病的人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很长时间而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但每个人都知道,人类要“治愈”艾滋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封针疗法”对脑瘫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也不能等同于治愈。

无论“堵针疗法”是否有效,给孩子带来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一些明显没有患脑性瘫痪的病人,由于过度治疗,显然会遭受无端的伤害。目前,不能排除“针刺疗法”造成后遗症和患者病情恶化的风险。医疗机构应对这种效果不确定、风险未知的治疗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

医学技术允许探索和各种符合科学规律的创新。然而,新的医疗技术必须符合现代医学和相关法律法规设定的临床应用门槛。目前,面对外界的质疑,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应积极配合调查,提供更多的证据。对于广大患者和公众来说,当局应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而不是在风暴平息后回到通常的做法。

悦纳和瑞纳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