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为万名流浪者寻找回家路 上海社会救助管理履行兜底职责

?

原始标题:每年为10,000多名流浪者找到回家的路。寻找亲戚的成功率接近100%。上海市创新型社会救助管理公司履行职责。

中秋节前,在上海救援第二站工作了9年的朱丽,跟随家人三人,找到了年轻的突击队,并乘专车去了家乡。浙江漳州。当天,另一名来自河南省安阳市的流浪者也乘坐了一辆特殊汽车,将要回家。

作为上海的特大城市,近年来,有近15,000名无生命的流浪乞讨者无法挽救,仍然有600多人长期滞留。经过多年的探索,上海的社会救助管理工作处于全国前列。

根据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李勇的说法,“为被援助者找到家园”一直是上海市救援管理机构的最高目标,也是加强社会治理和社会救助的有力保障。稳定社会。

最近,《法制日报》记者多次跟随上海救援管理人员返回救援人员,聆听他们在受援者和受援者之间寻根的故事。

突破时间的地理限制

创建精确救援模式

那是八月的一个早晨。员工和家人(四人一组《法制日报》)驱车前往宝山月浦。一个小时的车程,长久以来的期望,终于来到了萨伊明的床头。最初负责找一份相对工作的唐怀斌有些惊讶:“我没想到康复得这么好,这确实不容易。”

一年多以后,在他面前的老人被送到上海救援管理站。他没有随身携带的行李,也没有身份证。由于严重的脑梗塞后遗症,他无法回应员工的询问。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老人终于回答了询问,但单音节词含糊不清,沟通仍然十分困难。

当反复询问老人的名字时,老人几乎没有发音sa(sha)的声音,并在纸上写了一些部首和符号,但是很难形成汉字。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及时调整查询方法,以解决每天都更容易解决的问题。”具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唐怀斌说。

在询问老人的年龄时,唐怀斌列举了“虎”,“马”等隶属关系的例子,但老人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惑。有经验的人唐怀斌立即意识到回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没有讲真话的习惯,于是他继续询问老人是否是回族,老人立即点头。他的头。老人的回应证实了他的猜想。唐怀斌随后联想到,当他询问老人的名字时,老人会发出SA(沙)的声音,而回族则姓“ Sa”。因此,他询问老人的姓氏是否为“ Sa”,然后老人再次点头。

通过一点一点的间歇性查询,工作人员将“惠民”,“萨”,“南市”,“老街”等杂物信息进行整合和连接,概述了有价值的信息。

前南城区(现为黄浦区)有一条古老的仓库街。有两个居委会,鹿乡和长盛。工作人员为老人照相,并参观了居委会。由于市政搬迁,我把大多数居民搬到了一个新地点,最后在长盛居委会上遇到了一位老同志,因为他们认识到老人是这个街区的人。在居委会的配合下,从历史资料中发现,有一个相似的老人叫回以族,萨义明,1958年出生。离婚后,他和哥哥一起住在这个居民区。 6年前,他被移居到这个地方。但是有他哥哥的联系电话。

经过五个多月的询问,六年后,“三无”和“三难”人员回到了家中。

回程结束时,沉默了一会的萨一鸣突然拉开了唐怀斌的手,将其写在脸上。 “我认出了,我认出了,我想起了,我想起了。” !“

据上海救援管理站副主任康庆平介绍,救援管理站是容纳上海流浪乞be的第一站。失去的老人,失去的孩子和弱智的人被送到这里。 “重点特征识别方法,外观特征识别方法,语言指导方法,环境地理追踪方法,野外追踪方法,面部识别方法,采血比较方法,数据库搜索方法,媒体合作方法,站点间合作法,公安调查法律,标题推送方法等“没有找到第12条法律”突破了时限和地理限制,并创建了上海精确协助模型。

组建青年突击队

开始跨省筛查以寻找亲戚

两个月前,上海救援管理第二站再次寻找青年突击队进行护送任务,并将四年前在安徽省义县失踪的年轻王曲团送给了父母。

突击队队长祁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王群天生有些智障,老家日子过得清贫,但平凡中也不乏幸福。可4年前的一场大暴雨导致他所在的村子山体滑坡,暴雨之后,王群便消失不见,父母找遍了全村,寻遍了附近几个山头,始终没找到他。绝望的他们以为儿子已经葬身在这场山体滑坡中。

王群从山沟沟里独自来到上海,因为在街头流浪,后被送入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接受救助。

刚入站时王群衣衫褴褛,整天沉着脸,基本不和别人说话,还老是会哭鼻子。二站将王群安排在“类家庭”中生活,这是为因各种原因暂时没有找到家的未成年受助人员专门设置的两间房间。在那里,王群可以与“兄弟姐妹”们一起动手制作食品,一起打游戏,一起看电影。渐渐的,王群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变得越来越开朗。

今年6月,工作人员在与王群的日常交流中,得知“坑口”这一线索,结合之前他所说的老家在山上以及他的安徽口音,站里判断,王群的老家很有可能就是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地区的坑口乡。通过启动跨省甄别程序,二站与当地民政和公安等相关部门多次电话沟通确认,并在当地救助管理部门的协助下,最终确认了他的身份信息。

据了解,经救助管理站筛选后的“疑难杂症”被送往二站。目前,二站共滞留受助人员644人,这些人因无法核实身份信息,长期滞留在二站,其中滞留时间10年以上的就有324人,精障、智障的近60%。

“表达能力差、滞留时间长、有效信息少,成为这些受助人员至今无法找到家的樊篱。我们一方面为他们提供新家,另一方面还要积极为他们找回原来的家。”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党委书记、站长唐美萍说,除了传统的甄别手段外,二站专门成立了寻亲甄别青年突击队,发挥生力军作用;发起全国寻亲甄别联动机制,为跨省甄别团队提供语言风俗、交通保障等便利;与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通力合作,充分利用智慧公安,用大数据等高科技解决寻亲问题。

切实履行兜底职责

加快推进阳光救助

在救助管理二站采访时,一段辗转50多个小时、跨越2300多公里的寻亲视频深深地触动了《法制日报》记者。

视频中的王奶奶已是垂垂暮老、气若游丝,在35小时的火车之旅中,3名突击队员24小时轮流看护,每隔两小时为王奶奶检查一次心跳和血压,每4小时补给一次营养液。下了火车,换乘当地救助站提供的救护专车,经历山路九曲十八弯,终于从上海抵达云南昭通永善县大兴镇 一座离上海2300多公里的小县城街头。

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王奶奶是2017年3月被送至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的,当时她吐字不清,走路不稳。在救助站生活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每逢天气晴朗,其他人在院子里活动时,王奶奶常常独自一人步履蹒跚地向门口走去,不停地用手拉门,试图离去,让人感觉王奶奶一有机会就想逃。

二站通过“救助寻亲网”“今日头条”等多个网站发布寻人启事,采集DNA进行比对,终于通过寻亲志愿者团队得到初步线索,找到王奶奶的儿子。

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情况,二站派出包括专业医生在内的3名寻亲甄别青年突击队员,先期进行周密部署并精心制定最合理的护送路线,全程护送王奶奶回家。

目前,上海每年无法找到家的受助人员数从2014年的115人下降至2018年的11人,2019年上半年仅为1人,甄别寻亲成功率近乎100%。

据悉,上海已将救助管理工作纳入“上海市社会救助联席会议制度”,形成了“街镇属地发现,公安、城管等部门街面处置,救助管理机构接收、甄别、照料、护送”的工作模式。自2017年起,上海将救助管理工作纳入综治工作(平安建设)考核评价体系,每月对全市92个重点区域开展全覆盖巡查,对各区街面流浪乞讨现象进行客观记录,定期反馈,推动各区形成部门合力,加强对职业或有害乞讨现象的治理整顿,加大对流浪乞讨人员的保护救助力度。

“及时有效地救助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是党和政府的重要职责,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是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方面,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要求。”李勇对《法制日报》记者说,上海救助管理机构将认真贯彻落实相关法规政策,切实履行兜底职责,加快推进阳光救助,为保障流浪乞讨人员的人身安全和基本生活尽职尽责,共同开拓救助管理事业新局面。

(文中救助对象姓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