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将再战议会选举 特朗普关键时刻献助攻

标签主题:内塔尼亚胡特朗普

原标题:内塔尼亚胡将参加议会选举,特朗普将在关键时刻提供援助

<新北京新闻报道(记者陈一汉)9月17日,由内塔尼亚胡率领的利库德集团将争取议会选举。大选仅仅三天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与内塔尼亚胡会谈,讨论签署两国联合防务条约的可能性。此举被视为对内塔尼亚胡参加大选的一种帮助。

此外,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为了赢得更多选票,内塔尼亚胡在过去两周内进行了密集访问,并表示如果获胜,以色列将把约旦河谷纳入其境内。这句话受到国际社会许多方面的谴责。

9月10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如果他带领利库德集团赢得议会选举,他将把约旦河谷和死海北部包括在以色列境内。图/愿景中国

内塔尼亚胡跑来跑去投票

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他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电话,讨论两国签署联合防御条约以进一步巩固双边关系的可能性。根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说法,内塔尼亚胡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寻求与美国的国防合作。特朗普在这个关键时刻的反应无疑有助于内塔尼亚胡提升支持力度。内塔尼亚胡感谢Twitter,并描述以色列在白宫有比较好的朋友。

根据今天的俄罗斯网站,内塔尼亚胡当地时间12日专程前往索契,开始对俄罗斯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并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举行会谈。普京在会谈中表示,俄罗斯和以色列在防务关系和军事合作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度,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塔尼亚胡的努力。内塔尼亚胡说,他与普京的亲密关系避免了两国之间不必要的危险摩擦。

以色列《国土报》专栏作家吉迪恩列维指出,内塔尼亚胡此次访问的唯一目的是为选举做准备。他希望向选民展示他是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领导者。此外,一些以色列选民出生在俄罗斯,访问俄罗斯有利于赢得这一群体的选票。

上周,内塔尼亚胡还飞往伦敦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面。根据英国《电讯报》报道,约翰逊上周在议会中就“脱欧”问题进行辩论,并花了半个小时与内塔尼亚胡举行会谈。内塔尼亚胡说,以色列与英国的关系已达到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他敦促英国“对伊朗采取强硬立场”。约翰逊说,有必要采取措施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但不会放弃伊朗的核协议。联合王国还将坚定支持旨在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两国计划”。

《耶路撒冷邮报》评论说,英国和俄罗斯的访问都是内塔尼亚胡的竞选活动。不仅如此,最近他前往巴勒斯坦城市希伯伦参观易卜拉欣清真寺。很长一段时间,伊斯兰教和犹太信徒都将易卜拉欣清真寺的位置视为他们的圣地。历史上几乎没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冒险旨在赢得以色列极右翼的更多选票。

当地时间9月12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会见了来访的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图/愿景中国

将约旦河谷纳入地图

10日,内塔尼亚胡发表了电视讲话,一些言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他说,如果他赢得选举,他将把约旦河谷和死海北部包括在以色列境内。他说,吞并约旦河谷将是以色列实施对西岸更广泛主权的“第一步”。

根据以色列的资料《国土报》,约旦河谷占西岸总面积的30%,约有名巴勒斯坦人和5000名犹太定居者。巴勒斯坦和谈首席代表埃雷卡特称该计划是“战争罪”,违反了国际法。巴勒斯坦人要求拥有1967年被以色列占领的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主权。巴勒斯坦总理阿什蒂耶在一份声明中说,内塔尼亚胡是“和平进程的毁灭者”。

随后,约旦、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阿盟都谴责内塔尼亚胡的言论。约旦外交部长萨法迪在推特上写道,内塔尼亚胡的计划将加剧紧张局势,从而将整个地区推向暴力。土耳其外长乌尔(chavush oul)指责土耳其总理在大选前发布各种“非法和侵略性的信息”。沙特方面称之为“非常危险的局势升级”。

内塔尼亚胡还在讲话中表示,将会与美国一同推进约旦河谷计划,希望美国总统特朗普能在以色列选举结束后,公布中东和平计划。一名美国政府官员对CNN表示,内塔尼亚胡已提前将他的计划告知美国,美国对此表示默许,但不会展开合作。在以色列选举结束后,美国将很快公布由特朗普女婿操刀的中东和平“世纪协议”。而这已被外界视作“政治上偏袒以色列、试图以经济红利安抚巴勒斯坦人”的一份协议。

《卫报》评论,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谷的行为不是在构筑和平,而是在建造一座巨大的开放式监狱,这将让巴以冲突变得“无解”。以色列视约旦河西岸为重要的防卫屏障,这不是内塔尼亚胡的一己之见,即使他败选,以色列其他右翼党派也可能实施这一计划。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田文林分析,内塔尼亚胡宣称将约旦河谷纳入版图,很明显是一种竞选言论,为了取悦更多选民,尤其是右翼选民。如果利库德集团在选举中获得议会第一大党的位置,那就相当于获得了议会掌控权,届时提出吞并约旦河谷,则很有可能在议会通过。

“坦率地说,即使以色列真的吞并了约旦河谷,对中东局势也不会产生过大的影响。因为巴以博弈中,以色列是占据明显优势的,而阿拉伯国家中又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人站出来反对以色列。”

田文林分析,过去,埃及会带头出面对抗以色列,但是现在埃及正在走向衰弱。另外,沙特作为中东强国,目前将伊朗视作主要威胁,和以色列正在进行紧密的合作。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不对以色列采取措施的话,巴勒斯坦则势单力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内塔尼亚胡才敢于肆无忌惮地将巴勒斯坦领土占为己有。

选情胶着

在半年内,以色列将举行第二次议会选举。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以色列共有31个政党参与此次选举,其中最大的两个政党分别是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以及前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领导的中间派联盟蓝白党,13日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两党支持率非常相近。

在4月的选举中,利库德集团和蓝白党分别获得35个议会席位,但利库德集团和其他右翼政党结盟共获65个席位,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宣布败选。按照以色列法律规定,组建政府至少需要议会120个议席中的61个。

多个以色列大选民调显示,利库德集团有可能获得最多议会席位,但是很难超过半数,这意味着必须与其他党派组成联盟。蓝白党是利库德的最大竞争对手,虽然该党领袖甘茨多次呼吁推进巴以和解,但他却对美国的“世纪协议”以及扩张版图问题保持沉默。巴勒斯坦政治分析家黛安娜布托指出,蓝白党自称是中间派,实际上该党的政策方针都显示了右翼属性。

路透社分析,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已经获得3个右翼政党的公开支持,组成联盟后将可锁定议会超半数议席。即使内塔尼亚胡胜选,也不排除出现上一次组阁困难的情况,那么很可能需要寻求蓝白党的支持。蓝白党领袖甘茨此前发话,拒绝与内塔尼亚胡组阁,但是以色列政党向来多变,组建新政府充满变数。

田文林指出,如果内塔尼亚胡胜选,组阁可能还是一个挑战,但是以色列政治家不会希望看到再次组阁失败的情况发生,政府陷入长期权力空转的境地对各方均无益处。

舆论关注如果内塔尼亚胡败选,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是否会发生变化。田文林认为,无论内塔尼亚胡是否赢得连任,美以关系都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它们的关系是由多重纽带共同构成的,美国将以色列视作中东最重要的战略资产和支柱,两国的合作是多层次多维度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有一个相对温和的领导人上台,美以关系可能会更好。因为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政策使美国在中东的形象和利益受到了一些损害,相对温和的领导人可能会让美国在中东获取更多利益。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责任编辑:张申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

北港毛尖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