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男医生发现自己心跳异常放下工作求救,差点成第四个猝死医生

值得一看的微信:yyyzwsgzh,欢迎加入医务人员

在6月底和7月初,在10天内,三名年轻医生死亡:

6月30日,北京同仁医院的眼科医生王辉停在心脏病处死亡。王辉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北京同仁医院团委副书记。他才32岁!

6月28日,河南省肿瘤医院还失去了一名年轻医生乳腺科副主任医师张恒伟,48岁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

7月4日下午3点,中国科学院教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青年教师兼副教授肖玉忠医生在实验室昏倒,死于医疗。萧玉忠,1988年出生,去世时年仅31岁!孩子出生只有7天。

在这份清单上,几乎还有另一位年轻医生: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医师赵一雷。

据他的官方微观介绍,7月17日上午10点30分,赵一雷刚完成了一轮巡视。他还没有离开病房,突然感到胸口疼痛。在值班室的床上休息片刻,疼痛并没有缓解,心跳缓慢。出于医生的专业精神,他意识到自己心脏病有问题并立即打电话给医院的胸痛中心。

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赵一雷的前下行动脉阻塞在植入支架后重新打开。之后,他被送往心脏重症监护室(CCU)继续治疗。

虽然从胸痛到血管通畅的时间不到一小时,但心肌已经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需要进一步治疗。

换句话说,如果不及时,就没有犹豫,没有床因为病人需要他去睡觉检查脉搏,即使是因为是急诊医生,也可以去看医生,他比活着更有可能死。下来的可能性很大。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人生的逃避。

赵一雷今年41岁,是两个男孩的父亲。

如果不是及时、理性的话,也许他们家的日子真的是一塌糊涂。

也给医护人员一个醒:工作和饮食不规范,事故不应粗心,更不应拖累。我们跟踪的一些案例最初是明确的信号,但他们并不在意。去医院花了几个小时。当医院获救时,为时已晚。你知道,这家大医院已经投资了所有的技术设备,但还不够。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争论我们是一个心脏病患者,还敢去看手术台医生。

虚弱提示:在医院里死是可以的。如果你死在家里,你不会受伤。医院医生的死就像一盏灯。

赵一雷为每个人树立了另一个榜样:一个好医生可以救人,应该能够救自己。

我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即使知道自己心脏病发作,还敢去手术台。这不是学习的例子。这是对生活的一种缺乏尊重:不害怕一个人的生活,不害怕病人的生活,再多说一句,这是一个关于病人生活的笑话。最重要的评论是:这是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个好医生!

你同意这篇文章吗?同意奖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