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场人和外卖的“时间契约”__凤凰网

外卖,可以说是当代消费者吃出来的规模化产业。

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外卖兄弟走在街上,平均有三个人有外卖用户,加上成千上万的线下商店,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外卖经济”。

然而,在朋友圈中经常发生这样的爆炸:“如果你不做饭,生活的味道和乐趣将不再存在。懒惰的职业精英正在被外卖所破坏。从此,我不知道我知道烟是怎么回事。“

类似文章被刷入的原因是向读者灌输两点认知:第一,外卖破坏了工作场所精英的“仪式感”,第二,外卖已成为懒惰的发起者。在强调饮食文化的国家,这样的观点不仅必须否定外卖的价值,而且似乎完全把外卖推到了“死刑监狱”。

只是外卖是如此难以忍受?笔者特意与十多位称得上“职场精英”的朋友深聊了一番,他们有带领十几人团队的企业主管,有管理着多家水果店的区域督导,有每天在不同城市奔波的高级商务,也有在家码字的自由职业者。聊天的目的并不复杂,只是想弄清楚他们对外界的看法:

为什么订单外卖,只是简单的填饱肚子?

你的日常生活中是否缺乏生命和火力?

你怎么看待日常生活中外卖和外卖的变化?

01 职场人的“时间黑洞”

今年年初,当各种“年度账单”飞来飞去时,我意外地注意到了互联网公司品牌总监张楠分享的一组数据:2018年的328个外卖,以及外卖平台的数据。

因此,当涉及到外卖的主题时,首先想到的是找张楠拿经文,然后听吐槽超过半小时:

“还记得过去几天由一群程序员发起的996.ICU。我只能说这些人很开心。我可以在晚上10点之后下班回家。公司在国际贸易中,房子是在通州购买的,通勤必须是一个。两个小时,你觉得我回家的时候还有时间做饭吗?基本的早餐和晚餐在公司解决,要么去美食广场在楼下吃两个,或者在车站点一个外卖来解决.“

简单说明张楠喜欢收货的原因:

1.工作节奏太快,无论是在会议上还是在会议中,楼下公司的食堂都太难吃了,你可以在订购时吃自己喜欢的食物;

2,为了有时间在晚上看几个孩子,坚持每天回家,造成通勤时间过长,几乎不可能与家人共进晚餐;

我周末几乎没有做饭。当我和孩子一起出去玩时,我在外面吃饭。有时我必须盯着家里的电脑,外卖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你坐下,张楠可以被包含在朋友圈中的“懒惰”中。但是,紧张的工作节奏,一两个小时的通勤以及工作充满业余时间的事实已成为工作场所精英的常态。

一位互联网医疗公司的高级业务经理林安也深深感受到:“飞机和高速列车等现代化车辆缩短了旅行时间,工作节奏越来越快。他们仍然中午早上在北京工作。我会飞到杭州去看顾客,晚上我要乘坐高速列车到上海再开会。“

《2018年中国的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由中华医学会发布“主动失眠”的概念,并非是睡不着,而是不舍得睡。对于很多职场人而言,可能睡前才有一点私人时间。

工作场所的精英们热衷于外卖,也许不是因为他们很懒惰,也不是故意牺牲烹饪的乐趣。您可以从《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中的哈佛大学教授Sedhill Mullinson提到的现象中学习:穷困之人会永远缺钱,而忙碌之人会永远缺时间。外表光鲜亮丽的职场精英,在让人艳羡的高薪背后,也面临着跳不出的“时间黑洞”。

外卖,只是满足了工作场所精英的需求,从他们的生活中借鉴时间。

02 外卖中的“时间管理”

点外卖5分钟,做饭3小时。

除了为私人时间而战,活跃的区域主管田静也给了我一个账号:

首先是时间成本。如果您做饭,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去超市或蔬菜市场购买食物。洗蔬菜,切蔬菜,找食谱和炒菜需要一个多小时。然后吃,洗碗,清理。表格加起来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之前和之后需要三个小时,如果订单被取消,可能只需要5分钟。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2017年中国人每天的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北上广深的居民在2.27小时以下。每天吃饭,与家人共度时光,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更好的选择吗?

其次是经济成本。以青椒为例。青椒,瘦肉,调味料和其他成分的成本可能要花费10元左右。天然气,水和电的成本大约需要两到三件。据上海白领称,每小时100元。加班费,职业精英们必须制作隐藏成本的菜实际上有数百件。

在酒店雇佣普通厨师的费用约为每月5000元。假设每月工作20个工作日,有效工资时间为每天4小时,每小时可以煎10个青椒。青椒炒肉的人工成本约为6元,外卖兄弟的工资不算10元。

还有一项成本,即生活管理的成本。许多外卖平台已经支持银行卡和移动支付。他们可以直接将消费记录导入会计软件。同时,他们每次订购都有记录,他们也可以注意营养素的摄入量。他们甚至可以叫特殊的减肥餐.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China)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到外卖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就像网上购物和外卖发展一样,中国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数量。每年为消费者节省近20亿小时。如果用于加班,对公司有好处。即使对于消费和娱乐,它也有助于刺激消费。例如,有些人节省时间玩游戏,有些人去看电影。

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与知识管理中心也有类似的计算:根据公共信息,美国集团的单日完成订单已超过3000万个,每个订单都可以为餐厅节省时间。往返餐厅。这家餐馆等了48分钟,可以为中国人节省2700年的时间。

不管职场精英们是不由自主地选择带走外卖,还是为了满足职场“时间管理”的需要而带走外卖,恐怕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借时欲望。除了工作场所精英及时带来的精神价值和附加价值外,外卖企业间接产生的经济价值和消费者价值同样不可估量。

作为电影中的假想场景[0x9A8b]:[0x9A9a]

人类社会抛弃了以往的货币,改用时间作为货币流通。或许电影的描述有些赤裸,却也是社会进化的必然。

外卖的原因是有疑问的,即使是网上不做饭,也没有生活的乐趣和兴趣,本质上是对“幸福”的不同理解。

易中天在[0X9A8B]中引用了这样一句话:“中国文化是吃吃的,西方文化是由爱创造的。”这听起来有点粗糙,似乎没有“科学依据”,中国人“吃”的关心也没有错。

然而,社会的基础设施不断发展,职场精英的时间观念也在不断变化。带走并不是“幸福”的反面。这正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

03 重新定义的“幸福感”

在传统的认知中,烹饪可以说是妻子和母亲的基本技能。在今天的工作场所,女性长期以来一直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必将加速进一步的分工。其一,社会的进一步分工。

一切都有两面性。外卖可能会让人看起来很懒散。生活方式不再那么传统,但它也提高了生活效率,让工作场所的精英们节省更多时间,与家人共度时光。读一本喜欢的书,或者每天睡半小时,都不是一种幸福。

在另一个方面,传统的城市规划大多遵循1933年《时间规划局》,它将城市的功能分为四个模块:居住,工作,娱乐和交通。结果是城市商业圈,你想要吃什么取决于你有什么样的餐厅。在“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的原则下,将做饭这件事交给专业的厨师,似乎并不值得非议,外卖所扮演的正是社会分工协作的生产力工具。

但随着外卖、快递、便利店等新业态的崛起,城市资源的分布已然有了集中化到分布化的转变,至少在“吃”上已经不再受限于你住在哪儿。

外卖平台上的数万家餐饮店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饮食文化的一部分。从潮汐砂锅粥到辣锅,从烤鸭到鱼,到日本料理,韩国烧烤,水果小吃,下午茶.几乎所有民用食品都可以在美国集团和其他外卖平台上找到。

什么的外卖点往往是吃得好,如毛学王,煮牛肉,蟹黄丝等,你想吃,不会做的食物。

在银行工作的高阳夫妇作出了更大胆的决定,其二,新饮食文化的形成。

因为工作场所精英的“黑洞”使得外卖的价值更加突出。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某些人的销售会有一些误解,至少有些人的生活已经改变,甚至间接受到影响。有些人的命运。

原本五平米多的厨房被改小到了两平米不到,给出的理由是:“年轻时买不起大房子,又想要大的空间,平时吃饭就是点外卖,干脆就把厨房的一部分改成了做瑜伽的地方。”外卖已然改变了部分人的生活,成为饮食文化的一部分。

在这个饮食是文化的国家,每个时代的人都拥有这个时代的财富。或许可以用“时间契约”来形容外卖和职场人的关系,予以食粮,予以时间,予以自由,这也许就是创新的红利。

作者|更改公共号码|改变聊天IT

作者是独立作家,微信号imhefei

Titanium Media 2018的十大作者

Pinway Business Review 2018年十大专栏作家

成千上万的好文章创作者

每个人都是年度产品经理

超过50种技术媒体,包括老虎嗅探,创业状态和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