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王”阿迪力:走在钢丝绳上看十届民族运动会

2019郑州人民广播电台

与达沃一起来的还有被称为中国“高海拔之王”的阿迪李伍尔。

9月8日,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运动会在河南省郑州市开幕。这是阿迪李(Adi Li)第十次参加此项活动。

“我第一次是在1982年,当时我11岁。”阿迪李说,他继兄弟和堂兄弟代表新疆向达瓦展示了彝族的孔雀,彝族的三月等项目。

“达瓦孜”的意思是“高空的大绳子”,并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达沃”家族的第六代,阿迪李打破并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高空走钢丝五次,将已经在新疆流传了两千多年的民间艺术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1953年,阿迪李(Adi Li)的父亲吴胡尔穆莎(Wu Huer Musha)参加了第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当时,只有来自13个国家的395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其中包括5项比赛以及举重和摔跤等多项表演。

“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他仍然可以在70多岁的时候走到大洼。”阿迪李(Adi Li)从父亲那里接过“平衡杆”,目睹了第十届全运会的历史变迁。

“参加人数正在增加,比赛和表演项目越来越丰富,参加的族裔群体也在增加。”阿迪李说,接待条件和水平得到了明显改善,一届更为重要比第一个

66年后,来自56个国家/地区的7,00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奥运会,并将集中17项比赛和194项表演。

李阿迪说,在日益盛大的奥运会背后,这实际上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结果。 “只有团结和稳定,我们才能集中精力发展生产,老百姓才能过上美好的生活,体育和艺术才能更加繁荣。”

从青年到中年,阿迪利在全运会上结交了许多其他种族的朋友。

“他们有彝族,布依族,壮族,锡伯族,哈尼族……”阿迪李一口气地说十个人。在奥运会上,朋友们的风格生动活泼,并已相互交流多年。

“他们来新疆娱乐。我去云南,贵州和广西工作和旅行。每个人都受到热烈欢迎,带我去他们的家乡。”阿迪李说:“奥运会将使我们彼此了解,并有机会让我们彼此了解。各自民族文化的特征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作为全运会的“常客”,阿迪李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这时,阿迪李还带来了一群“新面孔”,他们是阿迪李的学生。其中,阿迪李(Adi Li)收养了12名孤儿。

他们努力工作,掌握了行动的要点。”李阿迪希望学徒们能在全运会上看到大场面,并珍惜这次难得的锻炼和展示机会。

在每项体育赛事中,阿迪李(Adi Li)的表演都很巧妙。今年,他为自己和团队提出了新的挑战。

“这次,我们六个人在二十多米高的麻绳上表演。”阿迪李说,绳上的人越多,它就越硬,越危险。以前的运动的人数将从一人增加到三人,六人。困难已经超过了前辈。

尽管已经48岁了,阿迪利还是希望继续参加下一届全运会。像他的父亲一样,生活不会在高海拔地区终结。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项目。这是我们文化自信心的来源之一。我们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科学发展,让中华民族成为全世界。”阿迪李说。

资料来源:新华网

编辑:任洁

协调人:乔艳霞

与达沃一起来的还有被称为中国“高海拔之王”的阿迪李伍尔。

9月8日,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运动会在河南省郑州市开幕。这是阿迪李(Adi Li)第十次参加此项活动。

“我第一次是在1982年,当时我11岁。”阿迪李说,他继兄弟和堂兄弟代表新疆向达瓦展示了彝族的孔雀,彝族的三月等项目。

“达瓦孜”的意思是“高空的大绳子”,并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达沃”家族的第六代,阿迪李打破并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高空走钢丝五次,将已经在新疆流传了两千多年的民间艺术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1953年,阿迪李(Adi Li)的父亲吴胡尔穆莎(Wu Huer Musha)参加了第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当时,只有来自13个国家的395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其中包括5项比赛以及举重和摔跤等多项表演。

“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他仍然可以在70多岁的时候走到大洼。”阿迪李(Adi Li)从父亲那里接过“平衡杆”,目睹了第十届全运会的历史变迁。

“参加人数正在增加,比赛和表演项目越来越丰富,参加的族裔群体也在增加。”阿迪李说,接待条件和水平得到了明显改善,一届更为重要比第一个

66年后,来自56个民族的7000多名运动员将参加比赛,将进行17项比赛和194项表演。

阿迪利说,在越来越多的大型运动会背后,这实际上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结果。 “只有团结和稳定,我们才能集中精力发展生产,使我们的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使体育和艺术更加繁荣。”

从青年到中年,阿迪利在国家运动会上结识了许多其他国籍的朋友。

“他们有Dai族,布依族,壮族,锡伯族和哈尼族……”阿德利一口气谈到了十几个民族。在运动会上,朋友的举止清晰可见,而且他们已经接触了很多年。

“他们来新疆招待我。我去云南,贵州和广西工作和旅行。他们也热情接待我,带我去他们的家乡。”阿德利说:“体育不仅使我们彼此了解,而且也有机会让我们了解彼此的民族文化特征,它们有很多共同之处。”

作为全运会的常客,阿迪利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阿迪利还为奥运会带来了一批“新面孔”。他们是Adili的学生。其中有12名是阿迪利收养的孤儿。

“他们努力学习并掌握了动作的要领。”阿迪利希望门徒们在全运会上见面,并珍惜这次难得的锻炼和表演的机会。

阿迪利在每次运动会上的表演都是独一无二的,今年,他为自己和团队提出了新的挑战。

“这次,美国有六个人同时在一根20米高的麻绳上表演。”阿迪利说,绳上的人越多,困难和危险就越大。在过去的游戏中,绳子上的人数从一增加到三。已有六个人超过了他们的前任。

尽管已经48岁了,阿迪利还是希望继续参加下一届全运会。像他的父亲一样,生活不会在高海拔地区终结。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项目。这是我们文化自信心的来源之一。我们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科学发展,让中华民族成为全世界。”阿迪李说。

资料来源:新华网

编辑:任洁

协调人:乔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