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众人对《观盘指迷赋》感到无从下手,周怡提出运用耳机原理

ff47000053585f2e7b05

我反问道:“起局?为什么要起局?”

他说:“我就问问,既然它提到了,我觉得之后肯定会用到。”

这次他展示了他独到的分析能力。他说:“一看就知道是阅读理解不及格。我们要找的是稀世珍宝,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上面某些信息是可以屏蔽的。首先来分析一下这两句。”他拿过闫涛的笔记本圈起了“芒砀地宽百十八,取其三二建群V。芒砀地长九十九,取其三二葬老翁。”

众人不解,朱培基询问这两句为何?

尹忻解释道:“我们三个是打了盗洞进来的,而你们呢,是误打误撞进来的。不管芒砀山再宽再长,咱们已经身在了墓葬之中,所以前四句可以不去理会。老天星宿二十八,指的是天上二十八宿,这是古代天文学的基础。星辉满布散屋瓦,我个人认为是每个建筑对应二十八宿的某个星星,如果可以在图上连接起来正好是涛画的那副画。你们再做一遍连连看吧。”

我拿过方才闫涛画下的星宿图,把点连成了线,又还给了他。

我说:“接下来的两句我来解释,八卦分为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先天八卦由伏羲所创,后天八卦是周文王在先天八卦的基础上改的。后世一般所用八卦均为后天八卦。”

尹忻夸到:“你说的没错,接下来的一句用现在的话说是对奇门遁甲的吐槽,太难了,就算穷其一生胡子花白也没有参透其中奥妙;将一生所学之奇门遁甲与八卦星宿之术运用在了这座墓葬之中。头枕房宿脚踩柳,这句是重中之重,待会再重点分析,剩下三句主要是交代了他这个人再天禧四年死在京城,肩膀上的担子可以先放一放了。这篇文章是他的后代或者准确的说是这个墓葬的建造者对他一生的简单,给我的感觉就是古德良生前就想着自己去世之后。他的后人按照他的遗志写的。”

他补充道:“其实重点就只有这几句:芒砀地宽百十八,取其三二建群V;

芒砀地长九十九,取其三二葬老翁;老天星宿二十八,星辉满布散屋瓦;头枕房宿脚踩柳,手无龙虎亦无忧;九宫定局三神内,八门遁于九宫中。大家有什么看法?”

周怡说:“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得根据这篇文章的重点来找到突破口目前还没有任何关于从哪里下手的想法。你们怎么看?哦,对,你们解过耳机线吗?”

崔景芝疑惑的反问道:“耳机线?”

周怡莞尔一笑,说:“每次当我坐公交车想听歌的时候我总会在包里拿出耳机,但是啊,女汉子的耳机总是绕城一团乱麻,左右两个耳机,我只要随便拿着其中一个在线圈里绕来绕去,到最后一定可以把绕城一团麻的耳机给解开。如果把每一句十四个字当成游戏的闯关数,我们已经误打误撞闯过了前三关,突破口的话,就以‘头枕房宿脚踩柳,手无龙虎亦无忧’为突破。”不得不说,女人的思维还真是独特。

如果想有所突破,必须先知道房宿、柳宿所各自象征的意义。我说道:“这个由我来解释吧。房宿是东方青龙七宿的第四宿,古人也称之为‘天驷’,在东方七宿中大致位于苍龙腹部,万物在这里被消化,所以多凶,。柳宿是南方朱雀七宿的第三宿,居朱雀之嘴,形状和柳叶,嘴为进食之用,故柳宿多吉。”信息再次多了一点,但是对于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是相对较少的,脑子已经开始要乱成一团麻,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定下心来。

闫涛问我们:“按照你的说法,房宿和柳宿在哪个位置?”我拿撬棍在地上把两个星宿给圈了出来。他推了一下眼镜,说:“一个在东,一个在南,难道他不是正着埋得?”

他一句话引得我们几个看向地上的二十八宿分布图,众人一时间再次面面相觑。陈义平吐槽说:“好不容易才开始的精彩推理,被你一句话打到了原点。现在该怎么搞?”

朱培基说:“等下,也不一定是埋啊。”

崔景芝反驳道:“都头枕了,肯定是死后躺下的场景啊。”朱培基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了。

一时间,没人在说话了,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方法,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解释通“头枕房宿脚踩柳”呢?

过了一会周怡开口打破了目前的困境局面:“有没有可能是,死的时候腿是蜷起来的,而非平放的。”

陈义平说:“不可能的,自古以来所有的尸体都是平放进棺材的。外面再套上椁。根本不存在蜷着腿的。就算是意外死亡没钱买棺材的穷人,说句不好听的,刨坑埋人的时候也会平放。古人入土为安的思想特别重,入土的时候姿势不对,无法得到安分,子子孙孙就会遭殃。”第一种可能性被排除了。

有一种方法我觉得硬套的话可以说的通,那就是有可能古德良出了某些意外,导致腿断了,所以采取了这种方法下葬。但是转念又想,先前下来的时候看到的画像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我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们纷纷摇头,表示太匪夷所思,根本不存在的。

闫涛笑嘻嘻的说:“你们先讨论着,我刚才忘记了,赵老板给我们的资料里面。有古德良的个人传记,好几页呢。楠哥说的情况应该不存在的。假如说真的发生了意外,肯定会记在个人传记里,但是我并没有发现相关记录。反倒有他七十多岁还喜欢养花赏鱼的记载,总不可能瘸了腿还可以这么闲情雅致吧。”他翻了一页,补充道:“但是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他把A4纸打印的资料放在我们几个面前,逐字念到:“与其妻和葬于此,阳陪阴伴。也就是这个‘头枕房宿脚踩柳’,是其中一个平着葬,一个竖着葬。”

朱培基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都可以说的通了,现在的话就需要去找出这个棺椁的所在地了。”

至于棺椁的所在地,先前我再石阶上登高愿望的时候,差不多有了一个眉目:建筑群中间的空地绝对是玄天八卦阵的所在,至于那两口棺椁,一定是在玄天八卦阵的某个位置上。

达到当天最大量